成人用品:www.2s.tv
kjmhg0.com > 穿越小说 > 武林帝国 > 1-49 老朋友
兰州街头,范良臣失魂落魄的走着,不知不觉来到那间当铺门口,望着大大的当字,他不由得想起小时候为了供养自己读书,母亲把仅有的首饰拿去典当的情形,幸而自己争气,十六岁就中了秀才,而后又中了举人,点了御史,圆领乌纱,光宗耀祖。

    可惜官场黑暗,自己出身寒门,不屑于与他们为伍,渐渐被同僚排斥,御史当不成,千里贬官来到这荒凉的西北做一个空架子的茶马提司,可就是这样一个虚职,别人也不愿意放过,自己只是做出一点点小小的成绩,就被人毫无理由的摘了帽子,真是欲告无门走投无路啊。

    那一盒文具是自己的家传之宝,当初那么贫困的情况下母亲都舍不得卖,说是等自己将来考学的时候用的上,可是却被自己给当了,幸亏不是死当,还能赎回来,范良臣厚着脸皮走到当铺里,拿出当票放到柜台上道:“先生,这个东西可否帮在下留些时日,等在下手头宽裕了自然来赎。”

    账房看看当票上的字,顿时就明白了,不屑地斥道:“你这人懂不懂规矩,到期不赎就是死当,当铺可以随意处置,如何等你有了钱再来?难道你一辈子没钱就等你一辈子?当铺又不是善堂,切!出去。”

    范良臣脸上火辣辣的,讪讪地退出了当铺,钱是英雄胆,腰里没钱就连个当铺账房都能欺负你,他哀叹一声,摸摸怀里仅剩的一两银子和二十文钱,寻思着下一顿饭该吃点什么,已经两天没吃饭了,心里发愁连带着肚子都不觉得饿了,可是这饭总是得吃啊,吃饱了才能做事,自己能写会算,当个账房先生总是行的,至不济也能开个写字摊帮人写个家信什么的。

    打定主意,范良臣来到茶马司附近的一条街上,挨家打听收不收账房先生,可是人家看见他来了,都支支吾吾的不敢搭理,最后还是一个好心人告诉他:巡商道衙门放出话来,不许接济他,要不然就是和衙门作对。

    这是要把人往绝路上逼啊,范良辰失魂落魄往下处走去,原先他是住在茶马司衙门里的,革职以后就暂住在一个老衙役家里,可是到了门口才发现,自己的被卧已经被放到门口了,老衙役的婆娘一脸歉意的搓着手,不用她开口,范良辰、臣就知道这也是巡商道的意思,把自己最后的栖身之所也给剥夺了,真是欺人太甚啊。

    范良臣已经不再生气了,别看他形容枯槁像个中年人,其实还不满三十岁,二十岁中举,到现在做官也有八年了,八年官场生涯让他看透了许多,也磨砺了他的性格,虽然他的脾气不是很倔强,但是极有韧性,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他就不会放弃。

    范良臣背起自己的被卧,悄无声息的来到兰州府北门附近,这一带认识他的人比较少,起码脸面上腰牌好过一些,把被卧放在旮旯里,他摸出几个钱来买了几张纸,一块墨,用身上带着的毛笔写了一个“代写家信”的纸牌子,两手举着站在城门口,任谁也看不出,这个落魄的中年文士在几天前还是茶马提司,堂堂的朝廷七品命官。

    南来北往的人很多,但都是匆匆而过,没有人照顾范良臣的生意,时值夏日,虽然站在树荫下,还是晒得他两眼发花,怀里钱太少,连杯茶都舍不得买,过了一会儿,天上打起雷来,瓢泼大雨说下就下,稀里哗啦一阵浇,刚才买的纸都变成了糨糊。

    雷阵雨很短暂,片刻之后天就放晴了,可是纸变成了糨糊,被卧也湿了,今夜连睡觉都找不到地方,范良臣缓缓坐下,脸上滑下泪来,和雨水混在一起谁也看不出,他往泥地上一坐,反倒来了生意,来来往往的人还以为这是个乞丐呢,有那好心的便丢一两个铜板在他面前。

    范良臣没有去捡铜板,只是低着头静坐,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双鞋,有人迟疑的问道:“这位先生莫非是范大人?”

    竟然被熟人认出来了,范良臣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低声道:“兄台看错了吧。”他这一开口对方更加确认了,惊呼道:“范大人何至沦落于此,快起来,咱们路边说话。”

    对方很客气,范良臣也就叹口气站了起来,定睛一看原来是卖马的元公子,按理说他们只是一面之交的关系,算不得密切,而且上回自己用一钱不值的茶马券骗了人家三百匹马,很对不起人家呢。

    “元公子,在下已经是白身,别再称什么大人了,在下用茶马券骗了你们,这也是报应啊。”

    岂料元封却并不生气,道:“那我就喊你一声范先生吧,先生何故沦落成这样?有什么我能帮您的么?”

    范良臣叹口气,简短截说将事情介绍了一下,元封听罢暗想,虽然有抢功的因素在内,但未尝没有尉迟家的人在里面捣鬼,说到底此事都是因自己而起,而且范良臣这个人在自己的计划之中有不可或缺的作用,无论如何不能让别人取代了他。

    想到这里,元封道:“范大人,随我来。”

    先找个小饭铺吃了一顿饱饭,说起来范良臣已经一天半没吃饭了,面对一桌饭菜,他的眼泪悄悄落了下来,人家被他骗了三百匹马丝毫没有怨言,还请自己吃饭,这是何等的仗义啊,可惜自己是无力报答了。

    吃完了饭,又找了一家小客栈,元封帮他在柜上放了三天的房费,交代道:“这三天不要出去,自会有人来接你。”

    范良臣感动的热泪盈眶,拉着元封的手道:“此恩无以为报,我还算认识几个字,倘若不嫌弃的话,我愿为公子写写算算,出谋划策。”

    元封只是笑笑,道:“记着,三日内定有人来接你,到时候咱们再细谈。”说罢径直去了。

    来到城南的牲畜市场,正好张铁头他们贩运的第二批羌马也到了,元封当即吩咐下去:一匹马也不卖,就在手里屯着。

    第二批羌马也有五百匹之巨,同样是不收银子赊来的,但同时也带来羌王的一封信,要求元封组织砖茶和铁器的货源,羌人不缺马,但是和突厥人的战斗中损失了不少兵器,急需补充,同时羌王也不想被四川方面卡住砖茶进口的脖颈,所以希望能另辟一条进口之路。

    要砖茶好办啊,家里就存着一千五百担砖茶正愁没地方扔呢,元封更加胸有成竹,道:“我倒要看看这位周大人和他们是不是一丘之貉。”

    羌马再次来到的消息在兰州引起了轩然**,所有的商人都涌了过去,希望能吃下这批货,巡商道自然也收到风声,吴清源知道这是加官进爵的极好机会,赶紧吩咐自己的妻弟,无论如何要把这批货拿下,要知道此前他可是在周尚书面前夸下海口的,说自己的小舅子和羌人关系很铁,要是拿不下这批货可是要穿帮的。

    小舅子叫丁四喜,是兰州府的混混出身,听了姐夫的吩咐便拍着胸脯道:“姐夫你就放心吧,我自有办法,这事保证给你办得漂漂亮亮的。”

    混混出身的家伙能有什么好办法,无非是强抢豪夺,以往仗着有姐夫撑腰,现在可好了,自己就是七品茶马提司,堂堂的朝廷命官,手下一帮小兄弟也成了官差,想要什么东西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管你什么羌人不羌人的,到了兰州府的地界就得听爷的!

    丁四喜派人给马帮送信,说是这批马不许卖给旁人,只许交给茶马司,这里面丁提司留了个心眼,先把这批货扣了让周大人过目,糊弄好了上官之后,户部拨下来的银子自己扣下,只把零头给羌人,五百匹马起码能捞几万两呢。

    不给银子就想收马,门都没有,一方是狗仗人势的茶马司官差,一方是粗野不羁的羌人,自然一点就着,都不用张铁头从中啜叨,这架就打起来了,这一百个羌人刻都是和突厥人打过仗的主儿,手黑着呢,当场就动了刀子砍伤两个官差。

    事情闹大了,巡城官军和兰州府衙都介入了此事,数百名官军将牲畜市场包围,事关重大谁也罩不住这件事,很快甘肃巡抚和巡商道、以及周大人便都知晓了此事。

    事关异族人,又牵扯到马政事宜,谁也不敢怠慢,各路人马迅速赶到,吴清源这个气啊,小舅子办事不利也就算了,偏偏还那么能惹事,好端端一件美事让他搅得不可收场。

    把丁四喜叫到跟前问道:“我且问你,让你去收马,为何闹出此等乱子?”

    “姐夫,我还不是想弄点银子孝敬你,可是这帮蛮夷不识抬举,不见银子不放马,小的们气不过就开打了,结果……”

    吴清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如此紧要关头,马比什么都重要,自己恨不得拿出私房银子来买这批羌马,丁四喜倒好,一毛不拔就想侵吞人家五百匹马,搁谁也不能服气啊。

    正想着如何补救呢,那边周大人派人传话了,让吴道台和丁提司过去说话。

    吴道台硬着头皮过去了,只见周子卿面前站着几个人,一脸的怒形于色,不用问就是那些卖马的羌人了,周大人倒是风平浪静,道:“请吴大人给本部院一个说法。”

    周子卿何等人,哪能被吴清源所摆布,吴道台是个贪官,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可是朝廷里谁不贪呢,只要他有本事能弄来羌马,周子卿还是愿意提拔他的,可怕就怕他没这个本事还要吃这碗饭,耽误了朝廷马政大事,谁也吃罪不起。

    周子卿直接找来卖马的羌人,通过陪同羌人的汉人翻译,几句话就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人家羌人根本不认识什么丁四喜,今天是头一次见面,丁提司就强取豪夺,分布不给想霸占人家的五百匹马,官差仗势欺人这才起了冲突。

    周子卿怒火滔天,一条稳固的战马进口渠道对朝廷简直太重要了!简直关系到国家命运的走势,若是被吴清源丁四喜这样的人破坏掉,羌人从此不愿卖马,那损失简直太大太大了,谁也无法承担这种后果。

    吴清源到底混迹官场数年,脑子一转就有了主意,跪倒道:“周大人且听下官解释……”然后颠倒黑白说了一大通,可是周子卿硬是一句话没听进去。

    “这些话留到京城大理寺去说吧,来人啊,把吴清源、丁四喜的乌纱摘了。交都察院处置。”巡商道归户部口管,周子卿又是钦差身份,自然可以任意处置他这种级别的官员。

    处置了两个官员,周子卿才和颜悦色道:“贪官已经处置了,咱们可否将交易继续下去。”

    “不行,羌人说了,他们只认老朋友,羌马只卖给范提司,旁人不好使。”张铁头替羌人说道,其实这哪里是羌人的意思,分明是元封的授意。

    “这个好办,本部院就将范良臣官复原职,哦不,提升他为甘肃巡商道,你们看这样如何?”周子卿办事果然大气,你们羌人不是只认老朋友么,那我就大大的提拔你们的老朋友,绝对让你满意到家。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征踏仙途 谢家皇后 世界树的游戏 禁区之狐 修仙狂徒 阴阳术士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 兽世狂情:兽夫大人真可口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天若不服 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 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异界作弊大师 网游之孽天败家子 木叶之体内一只哥斯拉 我能阅览万物的一生 大荒神记 网游之邪龙逆天 网络大逃杀 我真的是渣男啊 龙啸大明 江山易老红颜旧 头狼 农门商女:悍夫来种田 侠影仙宗 盛宠之下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金牌驭灵师不可能这么怂 我家族长天天想着叛变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总裁宠妻入命 极品贴身家丁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大唐:八岁大将军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命运之魔途 末世胖妹逆袭记 老婆大人请进化 团宠郡主她又抢了女主剧本 既见公主 囚天传 逍遥派 御兽诸天 少帅夫人有众多马甲 穹天女帝 我召唤了整个地球 好运六零 首辅娇娘 亲爱的二小姐 大吉大利,绝地求生 我挂机了千万年 一念破碎 洪荒之鸿蒙大天尊 绝对一番 盛世魔妃之凤临天下 游戏王之五代风云 远古传说之人族的荣耀 我有一座新手村 长生天阙 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美男志 鬼神盗墓系统 叶辰萧初然 执剑问青天 万域剑神 网游之杀戮者 病弱小姐的马甲掉了 诸天尽头 蜀山大掌教 良辰美景未曾负 大明之雄霸海外 从巨人开始的无限 风云之旅 贞观大闲人 福临门之老李家的四媳妇 时莜萱盛翰钰 穿书后我推倒了暴躁男二 峡谷正能量 我的贴身校花 医婿 绝色倾天下 大汉黑科技 汉末文枭 医世荣华 孤岛谍战 轩辕阎风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秦时小说家 二度人生 废墟中的蚂蚁 道茫记 万界仙王 天浩劫 寻姻缘 赖上江湖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树神启示录I九丘 美食三国 爱似繁锦 中世纪崛起 至尊榛铖榜 三国之曹魏虎兕 飞刀战神在都市 迷失的青春期 天狱边缘 伏天氏 网游之盗版神话 四界柳楚传 林宛你属于我 幻界星游 从上帝视角开始编剧 虎啸断云 诸界末日在线 冰火地仙 人在斗罗:签到火影 英雄联盟之逆袭王者 登仙梯记 一碗挂面 新顺1730 卡尔戏三国 沧元图 春花满画楼 生活系游戏 风三娘 我在末世建个城 奇门圣尊 末日纪元 特工凰女倾天下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 魔能星海 官途 老板每天跟我拼演技 好运六零 阴阳少年捉鬼记 至尊神帝 请仙来 我在大诸朝的日子 神秘聊斋 大丧失 神级外卖员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纵横宋末 明天子 重生七零俏娇媳 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柯南之红与黑的角逐 都市之至尊龙帝 网游之邪龙逆天 蚁的世界 我家王爷又又又撒娇了 三国:开局选择许褚当谋士 我真不是装逼打脸 金牌驭灵师不可能这么怂 穿入聊斋 心之上 重生之古玩人生 快穿女主VS女配 宝瞳 三国之我是曹昂 三国之弃子 芷妃殇 赛尔号之空明伊语 从火影开始加点 闪婚成爱:总裁强宠娇妻 我天!你成精了 六孛局非寻常报告 绝品仙尊赘婿 武侠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妙手天医在校园 草莓味月亮 斗罗之拥有八奇技 公子他有毒 三国之我的手下都是玩家 带着仓库到大明 网游之天下无敌 明末凶兵 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 前浪 反穿越调查局之先秦卷 官途 摄政王的驭兽狂妃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绝品仙尊赘婿 我成了宗门老祖宗 天外重生者 霍格沃茨的留学生 柯学捡尸人 我就是传奇 十二影卫之夜与飞鸟 神君他动了凡心 中外英雄传 八字命师 妖女白秋 大佬娘亲又酷又拽 太子,太腹黑 不负穿越好时光 荣耀圈小团宠 韶华缘梦录